横幅通用100% x 90px

为了避免裁员,这些公司不得不选择了降薪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

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,关注科技、商业、职场、生活等领域,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、新观点、新风向。

编者按: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,经济受到了严重影响,美国出现了一股裁员潮。然而,相比于2008年的经济危机,越来越多的公司通过选择降薪来避免裁员。这篇翻译自《纽约时报》(The New York Times)的文章,原标题是Pay Cuts Become a Tool for Some Companies to Avoid Layoffs,作者Nelson D. Schwartz在文章中介绍了这种新兴趋势。在看不到任何曙光的当下,这的确是一个不易的举动。

图片来源:peoplematters

那一天,天色已晚,美国移动电信设备及服务商KVH Industries的联合创始人马丁·基茨·范海宁根(Martin A. Kits van Heyningen)担心他接下来的举措,可能会让公司员工失望。

在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下,他没有选择裁员,而是决定给员工降薪。上个月某天的凌晨3点,他通过电子邮件向全体员工发送了一个视频,并解释了这次的降薪决定。当时,他也完全地准备好了接受来自员工的各种抱怨。

然而,相反的是,他醒来过后反而得到了员工们的支持,这让他倍感欣然。

马丁·基茨·范海宁根(Martin A. Kits van Heyningen)。图片来源:Cody O'Loughlin / The New York Times

“那是我做过的最艰难的决定之一,但事实证明,那一天也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。”范海宁根说,“我当时只是想让员工保持士气,但没想到的是,反倒是他们的反应,让我保持着我的士气。”

受疫情影响下,虽然被公司裁员的人数有超过千万,但仍然有一些公司选择了另一条不同的道路。他们通过实行全面的降薪措施,特别是针对公司高层的降薪,从而避免了这一股裁员潮。

在选择降薪而非裁员的公司阵列中,其中包括医疗连锁服务公司HCA Healthcare以及总部位于英国伦敦、地区总部位于芝加哥的全球风险管理咨询公司怡安集团(Aon)。来自特拉华州威尔明顿(Wilmington)的专用化学品制造商科慕(Chemours),将高管人员及保留职位人员的薪水削减了30%。

另外还有一些规模稍小的公司也在想方设法地避免裁员,其中就包括移动连接和导航系统制造商KVH。该公司在全球拥有600名员工,总部位于罗德岛州的米德尔敦(Middletown)。

这种降薪而非裁员的趋势,是对传统管理理论的一种扭转。传统管理理论认为,员工薪资是非常神圣的,在经济低迷时期,宁愿砍掉一些岗位并解雇一定数量的员工,也不要降低每个员工的工资。

全球资讯、保险经纪和解决方案提供商韦莱韬悦(Willis Towers Watson)的薪酬专家唐纳德·德尔维斯(Donald Delves)称,现在不少公司都确实有保护员工的想法,但公司长期的财务利益也是主要的考虑因素之一。

“过去十年发生了许多事情。”德尔维斯说,“通过自身经验和教训,许多公司都认识到,一旦你选择大范围裁员,要想再把他们招聘回来,可能要付出昂贵的代价,而且还非常耗时。总之,员工不是随时都可以替换的。”

最近,薪酬咨询机构Semler Brossy以及数据分析公司Esgauge联合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。根据这篇报告,自这场疫情爆发以来,有537家上市公司都削减了高管人员的薪酬。不过,报告中并没有提到这些公司是否也存在裁员行为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这场疫情持续时间比预期长,并且经济情况持续走低的话,即便是降薪,可能也无法阻挡某些公司被迫选择裁员的做法。面对这场疫情,还有一些大型公司“双管齐下”,既选择了降薪,又选择了裁员。

然而,德尔维斯称,尽管如此,在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经济威胁下,一些经历过上一次经济衰退的管理人员反而形成了不同的心态。在上一次经济衰退期,的确有一些公司试图选择降薪而非裁员的做法,但这种做法目前似乎更加普遍了。

我们这一次看到的,更多的是一种共同牺牲和共同痛苦。”德尔维斯补充说。

HCA Healthcare公司首席执行官山姆·哈森(Sam Hazen)称,当这场疫情爆发时,HCA Healthcare公司正处于营收增长和员工规模扩大的时期。“如果仅仅是因为一场疫情,就解雇这些员工,并不是我想做的事情。”哈森说。

随着全国大范围都实行了就地避难令,许多州甚至还禁止了某些非急需实施的手术,HCA旗下医院的营收则出现了明显的下跌。该公司还暂停了股票回购计划和季度股息派发,从而保持其财务状况。同时,他们也减少了相关资本支出。

哈森还把自己四五月的工资全额捐赠给了一个内部员工困境基金,而所有高管人员的薪水都将削减30%。对于较低级别的白领员工而言,其薪酬降幅则控制在10%至20%的范围。

总之,面对这场大流行,该公司共计27.5万员工中,有大约1.5万名员工都受到了影响。据该公司估计,降薪措施最多实行至今年六月。

此外,HCA公司还启动了一项大流行薪酬计划,保证至少12万名非管理层员工都能享受其疫情前获得收入的70%。与此同时,公司还提出,包括工会成员在内的员工今年都没有加薪的可能性。

图片来源:Cody O’Loughlin / The New York Times

“我们需要我们的员工尽可能地安心。”哈森说,“我们的企业文化就是以员工利益为中心的。这场疫情刚好是一次宝贵的机会,让我们更加体现出企业文化的价值。”

怡安集团(Aon)在全球有超过5万名员工,该公司在降薪方面的行动更加大胆。公司内部的高管人员放弃了50%的薪水,而大多数仍然在岗的员工,其薪酬降幅也控制在20%以内。

对此,怡安首席执行官格雷格·凯斯(Greg Case)称,“我们希望声明的是,没有人将会因为这场疫情而丢掉工作。”

凯斯还称,令他备受鼓舞的是,那些本来有权拒绝降薪的海外雇员,一致性地接受了公司的降薪方案。据称,怡安的5万名员工中,有三分之二的员工都在美国境外工作。

然而,凯斯也提到,怡安也在为这场疫情可能导致的长期影响做准备。“我们即将面临的风险,可能会比2008年至2009年全球经济危机时所面临的风险还要大。”凯斯说,“对此,我们正在全力应对,为比之前还糟糕的可能性做准备。”

另外,怡安公司还提到,对于临时降薪的手段,公司会每月进行审查与评估,从而确保是否有降薪的必要。

凯斯称,避免选择裁员的做法,将让怡安公司更好地为经济复苏做准备。“当客户最需要我们的时候,我们会一直出现在客户身边。”凯斯说。

当然,对于公司首席执行官和高管人员而言,降薪实际上并没有想象的痛苦。毕竟,据研究员工薪酬的私人研究公司Equilar的内容与沟通经理阿米德·巴提什(Amit Batish)称,对大多数高管而言,其主要的薪酬都来自于股票奖励。

“对大多数高管人员而言,薪水只是杯水车薪,但降薪的确能传达出一种信息,让其他员工看到公司的确在想方设法地挽救当前局面。”巴提什说。

然而,一些公司通过降薪的方式来避免裁员的事实,也引发了新一轮的问题。其中,就包括一个备受争议的问题:过去两个月时间里,是否本应该有更多的企业可以通过降薪的方式来避免裁员?

Semler Brossy公司执行董事凯瑟琳·尼尔(Kathryn Neel)称,由于政府会向失业人员提供失业救济等保障,因此,许多公司都在选择裁员的时候“速战速决”。“在欧洲国家,因为员工工资都有相关补贴,因此公司也更倾向于避免裁员的做法。”尼尔称。

通过这种更加广泛的分担痛苦方式,可以防止失业率突破大萧条以来的最高值。与此同时,还可以更好地找到公司的定位,从而快速实现复苏。

据人力资源咨询公司美世(Mercer)高级合伙人格雷格·帕辛(Gregg Passin)称,2008年至2009年经济危机时,当经济最终复苏反弹的时候,许多大量裁员的公司都没有做好准备。“他们落后于那些在裁员方面更加谨慎的公司。”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不裁员政策也有助于建立员工的忠诚度。“说实话,没有人希望自己的薪水被削减。”帕辛说,“然而,我们也完全相信,你今天对待员工的方式,就是他们明天对你的方式。”

乌昂达·维埃(Ronda Vye)。图片来源:Cody O’Loughlin / The New York Times

在KVH Industries公司,对于公司提出的降薪方案,数字营销总监乌昂达·维埃(Ronda Vye)的士气并没有受到影响,相反,她反倒是舒了一口气。维埃称,虽然她降薪10%会有点痛苦,“但这仍然在可控范围内,每个人都感到庆幸的是,大家还有工作。”

“在这种经济环境下,相比于看到某个同事被解雇,我更愿意选择降薪。”维埃补充说,“如果真的被裁的话,他们又去哪里找工作呢?”

维埃说,她不了解降薪会持续多久,但她已经告诉她的团队,称降薪可能会一直持续到今年年底。

就公司规模而言,怡安或者HCA都是大型企业,而KVH只是一个小型公司。然而,在KVH公司内部,范海宁根采取了分级降薪的方法。高管人员的降薪幅度更大,大致范围在15%至25%之间,而一般员工的降薪幅度则控制在10%以内。对于年收入低于5万美元的员工而言,他们的薪水不会受到任何影响。

30年前,范海宁根在父母房子的地下室里创办了公司。他说,“我们从来都没有实行过降薪措施。许多人都认为,降薪必然会打击员工的士气。”

然而,在三月的时候,范海宁根认识到,目前疫情的发展以及经济的形势不得不让他采取更加激进的措施。KVH公司大多数客户都来自于航海市场,然而,向游艇所有者出售KVH产品的航海电子经销售基本都无法正常营业。

在造船工业发达的意大利,其经济同样也深陷泥潭。许多这个行业的公司都已经宣告破产,但范海宁根不希望他的公司也落到这个地步。

“我们无法得知的是,这场疫情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,经济什么时候才可以复苏。”范海宁根说,“这个不确定性就是问题所在。”在实行降薪措施期间,为了更好地弥补员工,范海宁根也告诉员工,称他们每个星期五下午可以不用上班。

KVH公司的软件工程师约翰·克洛伊(John Croy)称,他不打算每个星期五下午休假。与此同时,他也认为,相比于被裁,降薪也是值得的。“大家都还有工作,”克洛伊说,“我们肯定可以走出目前的困境的。”

范海宁根发完邮件的那天,等他早上醒来看到员工的反应时,他觉得他就像《生活多美好》这部电影里的乔治·贝礼(George Bailey)一样。

在1946年上映的《生活多美好》这部电影中,乔治代表的是新兴的小资本家。他拒绝了传统大资本家优厚的薪资条件,以此来避免大资本家对他所生活的贝德福德镇金融业的垄断。他是一个对穷人有怜悯之心的银行家,为了保住自己的银行以便贷款给穷人建房,他拿出了自己度蜜月的钱来化解了挤兑,也赢得了贝德福德镇居民的支持。

而在范海宁根所遇到的困境下,一个又一个的员工纷纷表达了赞赏KVH公司决定的态度。

“当天,我收到了上百封回复邮件。”范海宁根说,“有些甚至年收入低于5万美元的员工都在问,是否也可以适当削减他们的薪资。总之,所有的员工都感觉,大家都在这场‘暴风雨’中同乘一条船,大家也一同与‘风雨’搏斗。”

译者:俊一

猜你喜欢: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