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幅通用100% x 90px

泰国普吉岛“杀妻骗保”案开庭,嫌犯否认杀妻骗保, 被害人家属求判死刑

原标题:泰国普吉岛“杀妻骗保”案开庭,嫌犯否认杀妻骗保, 被害人家属求判死刑

“天津男子普吉岛杀妻骗保案”7月5日上午9点在泰国普吉府法院正式开庭审理。

2018年10月,天津男子张某凡和妻子张英到泰国普吉岛旅游,之后张英被发现死在了泰国酒店房间的游泳池里。之后警方调查发现,张某凡竟然是犯罪嫌疑人,涉嫌蓄意谋杀妻子。

今年2月14日,由天津警方向普吉府警方提供的张凡涉案证据:张凡曾伪造妻子签名,在11家不同保险公司购买大额保单,保险额总价值2676万元。这些证据将在第一次庭审时,由普吉府检方提交至普吉府法院。

7月4日中午,媒体从被害人张英(化名)家属代理律师处获悉,张某凡涉嫌蓄意谋杀一案于7月5日起在泰国普吉府法院首次庭审。

据媒体报道,张某凡归案后曾向代理律师及记者承认,出事前伪造妻子签名,买下阳光、清华同方两份终身保险。但他表示,妻子对此事知情,“买保险是为了孩子,算是一份投资理财”,并否认了“杀妻为骗保”的指控。

而这11分保单上张英的签名也涉嫌伪造。由天津市滨海新区公安局塘沽分局刑侦支队一大队送检的7份检材(注:张英名下7家不同险企的7份保单),与样本上写有的字迹(注:“张英”),不是同一人所写。另有一份检材(注:保单)上3处需要检验的“张英”姓名字迹,与样本上写有的字迹是同一人所写。

此前,原定于2月6日确定第一次开庭时间,因张凡否认“杀妻为骗保”的指控,法院遂调整到了2月18日。此前,泰国警方和检方已以“蓄意谋杀罪”起诉张凡,若罪名成立,其将被判处泰国最高量刑,即死刑。

张英亲属向记者透露,被告人张凡的父母已在泰国聘请了当地专业辩护律师,他将在此案庭审中,为张凡做减刑辩护,即否认泰国检方对其“蓄意谋杀”的指控。

11月4日,受害者家属在家中寻找到四份保单,全部为寿险。

网上流传的已知的保险合同有:

一份阳光保险集团合同,购买于2018年9月22日,保额666万元;

一份太平洋保险合同,购买于2018年9月6日,保险金额100万元;

一份同方全球人寿合同,购买于2018年9月5日,保额800万元;

一份复兴保德信合同,购买于2018年6月20日,保额150万元。

其实,杀妻骗财产的事件已经不是首次进入公众话题,就在今年6月,王某和丈夫在泰国游玩时,丈夫把怀孕的妻子王某推下34米高的山崖,想要制造了妻子失足坠崖身亡的意外,妄图将王某的数亿铢财产据为己有。在王某奇迹生还后,还在医院威胁她,如果说出真相就杀了她。

如若不是妻子奇迹生还,这件事也许就死无对证,最后的结局将会是,丈夫霸占妻子的巨额财产快快乐乐的生活着。想想就不寒而栗。

那么,“杀妻骗保”,保险公司还应不应该理赔?

首先,针对该案件,争议焦点为如何认定涉案保单的投保人。

也就是说要确定投保流程中记载的投保人亦为张某凡,就是说,根据保险合同书面记载,投保人为张某凡。而张某凡的保险合同中妻子张英的签字还涉嫌伪造。

其次,根据刑法关于保险诈骗罪的规定,投保人、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、伤残或者疾病来骗取保险金的,构成保险诈骗罪。

保险诈骗罪是得不到保险理赔的,还会根据情节轻重定罪处罚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更别说这是涉嫌谋杀了,危害程度严重或会数罪并罚!

“杀妻骗保”在国内外都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有恶人实施犯罪了:

17年,江苏就有一起类似的事件。

罪犯李某故意造成被保险人(其妻子廖某某)死亡,并且丧失保险受益的权利。而廖某某家人认为,他们具有保险金的继承权,因而要求承保的上海某保险公司对一份人身意外保险进行理赔,但遭到拒赔。

美国男子涉嫌为骗取保险金,谋杀两任妻子。

现年59岁的Harold Henthorn疑似二度杀害妻子,目的是为了骗取保险金。17年前,他的第一任妻子Lynn在换瘪轮胎时被从车上滑落的千斤顶压死,当时案件被判为意外事故,2012年9月,Harold和他的第二任妻子Toni在科罗拉多州的落基山国家公园徒步旅行,但他的妻子不幸坠下130英尺(约39.6米)高的悬崖。

经过调查,警方发现这两任妻子生前都被Harold秘密地投保了巨额寿险,她们死后,Harold就是受益人,而且这两起案件也都疑点重重。

之后在2015年9月,法庭裁定Harold犯有一级谋杀罪,判处其终身监禁,缓期三个月后执行,永不得假释。但Harold并不认罪,他坚称自己没有杀害妻子Toni,并表示自己很爱女儿。

保单本是人们用来规避风险的“港湾”,却被一些不良分子利用企图骗取钱财,想到残害他人而骗取金钱利益。这种行为反人性反人伦,令人发指,也令人胆寒。

本文为保险同城网整理编辑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违者必究

猜你喜欢:

最新文章